探索思考
【2020“国是论坛”征文专稿】从国家治理的高度推进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建设
发布时间:2021-03-02 18:59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 市政府参事 尹红旗

从当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来看,我国社会制度和治理能力的优势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重大危机中得以充分体现,同时也暴露出了诸多公共卫生治理领域的短板和不足,我们应充分汲取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经验教训,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讲话精神,从国家治理的战略高度全面推进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建设。 

一、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建设关系着国家和人民的安危

当前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重大任务和着力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其中重大传染性疾病,也是严密防范的重大社会风险。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论证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打好防范重大风险攻坚战的英明决策,诠释了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在国家治理体系建设中的重要性。推进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建设,成为我国走向现代化进程中亟需解决的重大课题。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指出:“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项重大任务”。长久以来,传染病一直是人类面临的威胁,随着科学的进步,药物、疫苗等不断发展,部分传染性疾病特别是细菌类传染性疾病得到了较好有找到有效的防控手段,加上快速的城市化、生态环境的变化和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环境和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大规模人口聚集流动,导致传染性疾病大暴发、大流行的风险成为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风险隐患。公共卫生安全不仅关系着人民生命安全,同时也关系着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因此健全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将是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重要任务,需要从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的战略高度,实施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变革和创新,有针对性地加以完善,构建起高质量的公共卫生治理体系。 

二、全面推进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建设的对策建议

公共卫生治理存在的短板和问题,亟需完善治理体系加以解决。今后我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面临着传统传染疾病爆发,新的传染病突发以及敌对势力生化攻击的风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健全预警响应机制,全面提升防控和救治能力,织密防护网、筑牢筑实隔离墙,才能切实为维护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我们应切实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从国家治理和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的高度,全面推进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建设。

(一)增强公共卫生安全的风险意识

加强对公共卫生安全的宣传教育,普及公共卫生知识,增强全民公共卫生安全意识和预防传染病的知识;增强各级领导的风险责任意控制。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提醒我们,针对很多病毒类传染性疾病,人类还没识和底线思维,对疾病防控保持清醒的头脑,全面认识并分析各种潜在的公共卫生安全风险;增强疾控部门和医卫人员防范公共卫生风险的意识和能力,增强民众卫生安全和健康意识,扎实做好公共卫生管理和预防疾病的工作。完善应急预案,分级分类组建卫生应急队伍,在重大疫情发生时能够及时发现、及时应对、及时处置。

(二)健全公共卫生管理机构和管理制度

明确疾控中心作为公共卫生管理独立统一的专业机构,构建国家和地方疾控中心纵向管理的紧密体系,强化疾控中心统一实行公共卫生管理职能和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处置职权。建立党委政府相关的公共卫生治理的组织指挥架构,统一领导、协调公共卫生管理系统、医疗系统、应急系统、基础组织有效开展公共卫生事业建设、传染病防控、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 

(三)完善公共卫生管理和疾病防控体系

从系统预防重大疫情和公共卫生安全突发事件的需要出发,建立完善的公共卫生管理和疫情防控体系。一是建立了疾控机构、公共卫生机构、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一体的重大疾病“防、控、治的联动体系,强化医防结合,建立强有力的监测、预警和报告系统,加强疾病信息共享、联防联控,推进的防、治、管整体发展。二是建立集中统一高效的应急指挥体系,构建统一领导、权责匹配、权威高效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格局,有效统筹各类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力量。三是健全优化重大疫情救治体系,建立健全分级、分层、分流等医疗制度,统筹与传染病救治相关的国家医学中心、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在省市依托传染病医院或单独设置重大疫情救治基地。四是健全平战结合的应急物资供应保障体系,推动完善国家卫生应急物资专项储备制度,建立国家统一的应急物资生产供应体系,健全重大疫情应急物资保障制度。 

(四)创新防控体系运行机制

一是创新完善重大疫情预警机制,建立强有力的运行监测系统、医务人员报告系统、科研发现报告等多元信息收集的预警系统,建立智慧化的预警多元触发机制,增强及时发现、及时应对的监测预警能力。二是完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信息上报与披露机制,对于可能造成大规模且快速暴发的卫生安全事件设立直接通道,允许医务人员、检测人员或者专家学者进行越级上报;建立依法有序的信息披露和公开的机制,依法及时发布疫情情况,安排做好疾病预防工作。三是完善重大疾病救助机制,探索建立特殊群体、特定疾病医药费豁免制度,在重大疫情应急响应机制启动等紧急情况发生时,确保医疗机构先救治、后收费,探索建立疫情患者医疗费用财政兜底保障制度。四是健全疾控体系的财政投入保障机制,提升政府财政对疾病防控基础设施建设、医疗服务和疾控人员待遇的保障程度。五是建立责任追究机制,对玩忽职守、防控不力的相关责任人进行惩戒,依法打击谎报、瞒报疫情、散播虚假信息的违法犯罪行为。六是健全防治结合、联防联控、群防群治工作机制,建立科学研究、疾病控制、临床治疗的协同防控体系,推动公共卫生的社会参与和社区治理,提高联防联控能力。

(五)健全公共卫生依法治理体系

进一步完善公共卫生安全领域的体系性立法,抓紧修订《传染病防治法》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管理条例》,以及公共卫生管理相关部门规章,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制定适应公共卫生治理和安全需要的法规法律,构建体系完备、相互衔接、运行高效的公共卫生法律体系。通过完善法律制度,严格公共卫生安全应急管理的执法工作,建立司法机关和卫生行政部门、疾控中心等的联动共治机制,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 (六)提高公共卫生常态化治理水平以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为根本,将公共卫生治理纳入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轨道,全面推进公共卫生治理水平和能力的提升。一是坚持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的原则,推动公共卫生“预防—控制—治疗”全链条的有机衔接,建立分级分层及时预防体系建设,加强病原体的源头控制。二是有备无患,提升医疗卫生水平和防控能力,提高医疗资源储备,加强传染病的疫苗、检测产品、新药和其他医疗产品和技术的研发,提高临床救治水平。三是加强城乡公共卫生安全常态化监管和各种风险源的调查研判,防止卫生安全风险的演化与转移。四是加强公共卫生安全管理,保障食品安全,规范饮食行业和食品制造行业的卫生管理。五是是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全面开展城乡环境、集贸市场和老旧小区的环境卫生清洁行动,大力整治生态环境,改善人居卫生环境,消除卫生风险隐患。六是培养居民健康素养和良好生活习惯,让公众学习掌握传染病防疫的基本知识和理念,具备应对突发传染病的基本技能。 

(七)加强公共卫生治理科研和人才队伍建设

加强公共卫生专业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实施疾控体系特殊的人才政策,着力培养一批病原学鉴定、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检测、防治药物研究、公共卫生管理、疫情形势研判和分析等方面的专业人才和急需的人才,加强中医药特色人才培养,打造一批熟练掌握现代医学技术和中医疫病诊疗能力的复合型人才队伍。强化防控技术支撑,支持一线临床技术创新,及时推广有效救治方案,鼓励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在疫情监测分析、病毒溯源、防控救治、资源调配等方面发挥支撑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