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研究
记云南最早之“创库”——圆通街初地巷十四号
发布时间:2020-02-06 16:56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市政府参事 刘胡乐

(一)

圆通街以圆通山、圆通寺而得名。圆通山高耸于大地与白云之间。其南麓乃唐代古寺(我市内最大古刹)圆通寺。圆通寺西侧三、五米圆通西巷,贯穿连云巷(原“忠烈祠”)。圆通寺东侧一、二百米即为初地巷。事实上,初地巷经五拐八角最终其西侧又与圆通寺只一墙之隔。初地巷仅五、六米宽,共40号门牌,以四合院(一颗印)为主,又多为圆通寺庙产。此外,达官贵人杂住其间。(初地巷另有专文而叙之)。

初地巷是一条死巷(出入都只有一个口),入巷左侧最底门牌为15号,其又顺右侧辗转到巷口,共40个牌号院落。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不知是何高人;当然,不乏政府引导,居然在五拐八角的陋巷中开辟出一片洞天。在五、六十亩的荒地中建起了各类艺术“创库”。大量高人雅士隐居其中:油画、国画、雕塑、围棋制作、斑铜(乌铜走银)、象牙雕刻、杂剧、音乐、电影、摄影、幻灯片、刺绣等作坊洞藏其中,称为:XX社(当时称作坊为:社)。按现在的分类可是属于艺术家、艺术家聚集的工作室——“创库”啊!

(二)

初地巷底为15号。其14号门牌,左右两青砖柱,白色木板大门二丈宽。青砖柱上悬挂手书木雕招牌,上面书写“云南美术研究所”,昆明人则习惯称:“美术学校”。

入院往右与圆通山仅一墙之隔。入院直行大坡左侧13号民宅高墙,右侧青竹茂盛,夹杂公鸡花。右侧门洞,“过街楼”。出“过街楼”北面青砖宿舍房,十余户人家居住(现在称:艺术家园)。入院大坡直行到底有篮球场,再底有公厕。与圆通寺相邻。(此公厕乃初地巷之生命所在。全巷40号门牌500户人家近2000口人只有两个公厕。)照理讲“创库”的厕所属企业方便之处,应该闲人免入。但,“创库”自成立到灭失,几十年间从来没有关闭大门,为巷民入厕、倾倒排泄物(倒痰盂缸、倒马桶)而大开方便之门,真是功德无量啊!

“创库”全部房屋皆为青砖勾亚白边的线条。屋内有天花板,屋顶为青色大瓦片——当时称:洋式房子,颇具艺术特征。

(三)

1.象牙雕刻社:入院右转到底,右侧小楼三层均为象牙雕刻社。大料由机械加工,细作乃艺术家们精雕细刻。艺术家们不仅雕工精湛,其雕刻前的画工也是颇见功底。据说老艺人在解放前曾以“圣经”为线条,雕刻出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头像;由蒋介石作为送给罗斯福的礼物。老艺人的这一辉煌却在历次运动中吃尽了苦头。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联合国的第一献礼,陈放于联合国总部的二米长巨型牙雕作品——《成昆铁路》也出自该社的老艺人。

其它林林总总,其牙雕艺术曾代表世界水平。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加入巴黎公约,象牙被列为严禁加工、运输、经营的“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后,这个行业的辉煌也就戛然而止了。

2.油画社:“创库”中占地面积最大的是油画车间。多以领袖画像为主,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主席、刘主席等。后来刘主席是不能画了,画刘主席的画家也颇受牵连。

最为厉害的,是在东风广场直接画毛主席巨幅画像的赵老师。驻守震庄宾馆的解放军战士一个班为其调颜料,并由解放军战士开“北京吉普”载着画家反复到广场最南端看效果,这在当时也属艺高人胆大的壮举。当时,领袖画像普及率达到100%,家庭、机关、学校、工厂、部队无处不有、无时不有,画家相当繁忙。

3.斑铜社:云南以斑铜闻名于世界。紫铜中出现显眼亮色成斑,俗称:斑铜。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经久不衰的斑铜孔雀花瓶大大小小,不少作为国家级礼品,赠送它国和它国国家元首。

乌铜走银,亦属云南独特民间工艺闻名于世。至今,仍属非物质文化遗产,属工艺品中的凤毛麟角。

4.围棋社:一般了解围棋制作的人都会认得:“永子”——保山产,“云子”——昆明围棋厂的产品。而事实上,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创库”的围棋已经是晶莹剔透、手感舒适、闻名天下了。当然,其围棋加工制作离不开酸碱等物;使周边邻居意见颇大,限制了其发展壮大。而被沉舟侧畔千帆去,别人领先了。

5.石膏社:石膏社用石膏做模型,浇筑出各种领袖石膏像。后来发明了胶皮模版,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巨型毛主席石膏像也试制成功。当然,创作的要求、组装的精细也特别注意领袖形象;否则,是会犯杀头之罪的。大大小小,巨无霸的领袖石膏像让石膏社火了十多年。

6.幻灯社:当时,电影不普及,电视在中国还没有诞生。影视作品幻灯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在玻璃上画,或用玻璃作“胶片”洗整出幻灯片。将宣传内容载入幻灯片,幻灯片插入幻灯机或电影机。图文并茂填充文化空白。老百姓喜闻乐见。当然,其制作不乏画家、摄影家的高超技艺。

7.机器绣花社:机绣社在入院大坡底部左侧。青砖青瓦二层楼,砖木结构。容纳100多名员工。其将画作绣成被面、枕套、屏风、扇面等作品。为当时云南的出口创汇作了不少贡献。

机绣社则来得早、成得晚。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开建,因“十年”而变成“烂尾楼”。建筑材料、沙子、砖块散放十余年,成了初地巷小朋友的乐园。从幼儿园玩到高中生,寄托了多少青春岁月。

8.摄影家协会:“创库”中最有影响力的是——中国摄影家协会领导人之一杜天荣先生为代表的摄影团队。杜先生的作品多以工农大众及滇池湖畔乡村为创作题材。现在我省能见到的黑白底片的摄影作品、享誉海内外的风土人情多为杜先生创作。中国第一部水下彩色摄影作品为杜天荣先生团队完成。在全国属领先地位。

9.杂剧、音乐、电影等:“创库”北部西邻圆通寺厢房,背靠圆通山,青砖宿舍十余户。云南省杂剧团的“拿顶大师”陈家、“魔术大师”戚家、“黑管大师”胡家、“二胡大师”吕家均居住于此。当时,杂剧人与卖艺等同,现在可是艺术家。当时,乐手与吹鼓手等同,现在亦为艺术家。

随着时代的推移,该宿舍杂入了歌舞、戏剧、电影厂等多类艺术人士。他们都或多或少为当时的文化繁荣均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今天的文化传承少不了他们的付出。

上述“创库”单位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悉数随青年路工艺美术大楼建成而逐渐搬走。本世纪初地巷十四号“创库”及宿舍均被夷为平地,建筑垃圾杂陈。

几许断垣,在诉说着过去的作为。几许枯枝,在见证着以往的成就。物是人非,大多数为“创库”出过力、作过贡献的艺术家们也基本走完了。他(它)们留给后世的不是建筑物的年限,更不是人寿的长短;这里的人和物都为今天的“创作”、明天后天的文化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不可磨灭的作用!

不能忘记他(它)们,以拙文而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