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研究
文治武功的黔宁王沐英(附沐春、沐晟、沐昂)
发布时间:2020-02-06 12:01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马颖生

沐英(1344——1392年)字文英,明朝开国功臣,安徽定远人。洪武十四年(1381年)与傅友德、蓝玉率明军进军云南。翌年,傅、蓝二将班师回朝,沐英奉旨留镇滇中,安抚各族,筑城设卫,大兴屯田,安定边地,功升西平侯,追赠黔宁王。

一、统军入滇的江南回族

过去常听史志界同行说,古代回族在云南影响大,就是指元明两个朝代的主要行政长官都是回回人。明初镇守云南的最高行政长官黔宁王(黔国公)沐英是回族,早在清初经学家金天柱所著的《清真释疑》一书即说沐英是回族;白寿彝先生主编的《回族人物志》,也记他为回族;沐英的养母,朱元璋的夫人马皇后是回族,马大脚即是一个证据(明朝汉族女人都要裹脚,回族例外),沐英自幼跟随养母,受到伊斯兰文化的熏陶。沐英的夫人冯氏也是回族;沐英还修建了青海凤凰山清真寺和大拱北,甘肃临潭清真华大寺,新城西门清真寺,倡修西宁东关清真大寺。沐英的饮食在云南地方志中记载,只见牛羊,不见有猪的记载。沐英的后裔在云南的有回族、有汉族。回族大部在凤庆、保山、通海、峨山等地,如凤庆木逢春、木华春家族;保山木崇仁家族。1958年,史学家吴乾就教授访问木崇仁时,他说他是沐英后裔(见《云南回族社会历史调查(一)》);通海小回村沐姓中,沐光品阿訇曾任昆明市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沐英在云南回族中有一定影响,回族中七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不少人都知道有个沐国公,是回族。

沐英在云南和谐社会建设中,做了这样几方面的工作:

二、兴建云南府城和各地城池

昆明建城历史久远,有战国筑苴兰,汉代筑谷昌,隋朝筑昆州诸城之说;有确切文字记载乃唐筑拓东城,宋筑鄯阐城,元筑中庆城。然上述诸城均为土城,唯明初沐英所筑云南府城(昆明城)为砖砌,雄踞昆明500余载,迄今仍有残垣断壁在焉,确乃不易。

元末农民起义斗争约20年,至正二十八年(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顺帝出走,朱元璋在应天府(今南京)即皇帝位,建立明朝。云南梁王把匝剌瓦尔密不降,企图负隅顽抗。朱元璋先后五次派明使来昆劝降,都未把梁王劝服。其中王祎、吴云特使还被残杀。为此,明王朝不得不使用武力征服。

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九月,朱元璋命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为左副将军,西平侯沐英为右副将军,统率将士挺进云南。十二月,明军击败梁王军于曲靖。二十四日,沐英、蓝玉进抵昆明,“滇城父老争出金马山,盘香拜迎王师”。梁王把匝剌瓦尔密全家投滇池自尽,明军占领昆明。翌年,明王朝改中庆路(昆明)为云南府,在昆明设立云南都指挥司、云南布政司和提行按察司。云南府设4州9县,4州为嵩明、昆阳、安宁、晋宁,9县为昆明、呈贡、宜良、富民、三泊、禄丰、易门、归化、罗茨。

此时,明朝虽在昆明设立了首脑机构,但因省会所在地,元朝所筑中庆城是一座南北长而东西窄的土城,不适应明初人口的增长和应对频繁的战争,于是留镇云南的沐英于洪武十五年(1382年),下令修筑云南府城。云南府城的设计由明初大堪舆家、大建筑家汪湛海负责。汪氏抵昆明后,“审山龙、查地脉。别阴阳、定子午,就高下而奠基础,取形胜而立范围……”将昆明城设计为一灵龟形状。

“南门为龟头,北门为龟尾,大小东门与大小西门为龟之四足。龟是灵龟,尾掉而足动,所以北门之内城门之内城门作北向,郭之门则不向北而向东,是龟掉尾也。大西门、小西门、小东门之三道城门,内则向东向西,外则向南,其取足之动也。惟大东门则内外如一,是以东方属木,宜伸而不屈也……”

汪氏将昆明城设计为龟形,故又称昆明龟城。

设计完成后,沐英鸠工庀材,事事身先,调集工匠、伕役,动工兴建。从洪武十五年(1382年)经始,至洪武十九年(1386年)历4年始竣工。

昆明亘古以来所筑城郭,均系土城,唯沐氏所筑此城为砖城。即城四面砌砖,中间用夯土填实。每块城砖长33厘米,宽18厘米,厚13.5厘米,重12.5公斤,用石灰浆平砌,可谓大砖筑大城。

关于云南府城的规模,有几种不同记载:

(明)李元阳:《云南通志》:

“府城:洪武十五年(1382)年建,周围九里有奇。凡六门:东曰咸和,东北曰永清,南曰崇正,西曰广威,西南曰洪润,北曰保顺。上各有楼,其崇正门之楼则更漏在焉。前有坊,曰忠爱、曰安远、曰金马、曰碧鸡。环城有河,可通舟楫”。

(明)阮元声:《南诏野史》:

“省城 …… 洪武十五年(1382年)修,广十里,三百三十四步,共一千九百六十七丈”。

(清)胡蔚本:《增订南诏野史》较详,云:

“云南府省城,唐代宗乙巳永泰元年(765年)凤伽异筑,至明太祖壬戍洪武十五年修,周九里三分,高二丈九尺二寸,共六门。南曰丽正门,楼曰近日;大东门曰咸和,楼曰殷春;小东门曰敷泽,楼曰璧光;北门曰拱辰,楼曰眺京;大西门曰宝成,楼曰拓边;小西门曰威远,楼曰康阜”。

(清)《云南府志》:

“云南府城创自庄蹻,至唐,蒙氏改筑为拓东城。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重筑,拓基周九里三分,高二丈九尺二寸,向南。城共六门,上各有楼……”

几点认识:

(一)以上记载清楚表明,明代云南省的省会——云南府城,始建于“明年(1382年)诏友德及玉(蓝玉)班师,而留英镇滇中”,主持滇政之时。

(二)明朝和清朝都记府城共设6门,但各门门名叫法不同,如(明)李元阳谓:“东曰咸和……南曰崇正,西曰广威……北曰保顺……”;(清)胡蔚则谓:“南曰丽正……大东门曰咸和……北门拱辰……大西门曰宝成……”。这是两个朝代的差异,清初在重修云南府城后,就不再沿用明朝门名,而重新命名。故明代云南府城名应本李元阳说。

(三)府城的规模,记载有“十里”和“九里三分”之说,其中“九里三分”说居多。以笔者看法,这两者都没有错,这是古代测量的角度、方法和度量衡的不同而造成的差异。府城周长应在9里许至10里之间,面积约3平方公里。

关于府城的布局及后续影响:

根据相关记载,明代的昆明府城已不是旧城规模,而是向盘龙江以西拓展。当时以沐英为首的全省的政治、经济、军事机构,以及府、县治所都集中在昆明城内。城内主要是衙署、官邸、寺庙和亭、台、楼、阁,一般居民很少;近郊多是王公显贵及士大夫的园林别墅;黔宁王府、布政使司署、都察院、巡按察院、提刑按察司、都指挥司都集中于今正义路、威远街一带。

此外,城中还设有中军营、清军察院、督里银场道、督粮盐法道、分守安普道、分守临元道、分守金沧道、分守洱海道、清军道、屯田道、提学道、参将府、公议府、贡院、译字馆、武馆、云南府、昆明县等各级官署。

城中南门最为热闹,南门偏西有钟楼,沐英的黔宁王府就设在今正义路与威远街交界处,沐英在南门城楼亲题“南楼望远”大字。

环城有河,可通船只。外有重关,跨隘街市。据夏光南先生言,当时,南关街道宽丈余,中间分三道,行走的人左边为仕官,右边为商旅,中间为王公贵人。

除此之外,沐氏在昆明郊区设6街、32千户所、2军堡、24军哨和4关,织成很严密的防卫网。除府城近郊外,在呈贡、安宁也设有千户所或军堡。

可见,明代云南府城已有相当规模,省城昆明热闹繁华,防护森严,井然有序。

云南府城于洪武十五年(1382年)动工后,沐英开始了云南历史上的大规模筑城,于是年下令起建滇西重镇—大理府城;同时重修了大理府城门户—下关的龙尾关。而云南府属昆明附近的县城,如晋宁州城、归化县城(在今晋宁北)、呈贡县城、安宁州城、昆阳州城、三泊县城(今安宁县街)、富民县城,则是在云南府城建成后才先后起建的。有学者考证,明洪武年间,全省的府、州、县三级建置,共58府、75州、55县和少数民族6个居住点中的大部分城池,或是沐英本人,或为沐英派其部属扩建;各地17个卫,100多个所的城池,也多为新建。

城市是人类高层次的定居形式,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这些城池的建立,大大改善了各地人民的生活环境,加强了对行政区域内外的辐射能力,奠定了向近代城市转变的基础;同时也增强了城市的防御能力,有利抵御外部势力的袭扰,巩固了明王朝政权,促进了云南边疆的开发和稳定。

三、举荐各族官员培养各族人才

明朝官员,不论官职大小,都得经过一系列严格的科考才能“试职”,待合格之后,才能转正。沐英根据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情况,变通执行,委任“土官”(地方粮票),仅洪武十六年,任用的各民族土官就达77家。各地土官的任命,就意味着地方政权的建立。土官中彝族、白族最多,其余为回、傣、壮、纳西、哈尼等多种少数民族。过去少数民族要出一个仕官是很困难的,首先笔试就很难通过。沐英的变通政策施行后,使得云南大批少数民族人才开始崭露头角,登上国家政治舞台,大大促进了边疆稳定和与内地的沟通。

四、大兴屯田发展农业生产

屯田,在元代赛典赤时即开始。到沐英时代,更是发扬光大。他采取军屯、民屯、商屯。即动员军人、老百姓、商人,集中开荒种地,发展农业,达到了富国强兵的效果。现在留下的地名:前卫、右卫、右营、大哨、小哨、中所营、大屯、右所,都是明朝屯田的地名。

五、起建桥堡治水利民

为了方便政令、公文畅通、邮件往来,沐英在全省六十里设一个堡,驻军屯田,传递信息邮件。在此过程中,沐英还下令在全省修建大量桥梁,方便出行。

同时在全省大办水利,发展生产。现在有的地方还保留着明代水利工程,如呈贡“老沟”等。

滇池自元代赛典赤凿开石龙坝,开海口河治理后,水患基本消除。但由于年久失修,出水口海口淤塞,洪水又在泛滥成灾。沐英采用赛典赤当年的办法,疏浚海口河,将水从螳螂川导出,并坚持对海口“三年大修”,“每岁小修”之制,使滇池在较长时间内没有发生过大的水灾。

六、倡办儒学发展文教

沐英在元代赛典赤基础上,加大推广汉文化。重建、新建学宫就达21所,培养了大量的汉族和各少数民族学生。明朝,仅昆明地区就读于学宫中生员,中进士者70人,中举人者708人,使得汉文化在云南得到进一步的传播和发展。(参见:《明史.沐英传》、李元阳:《云南通志》、李清升:《明黔宁王沐英传》等书)。

洪武二十五年六月,沐英病逝于云南,享年48岁,帝命归葬京师,追封黔宁王,子孙封镇云南。

长子沐春,17岁即随父南征北讨,英勇善战有父风,官至后军都督府佥事,上命袭父总兵官事,镇守云南。任上开垦良田30余万亩,开凿铁池河,灌溉宜良旱田数万亩,使5000多农户受益,武功似其父外,亦长于文治,惜积劳成疾,36岁即卒于滇。

沐春离世,其弟沐晟袭其职,沐晟性格凝重,言谈举止神似其父,深得明太祖朱元璋欢心,随父多年,有权略,善用兵,官至后军左都督,随父南征,以功封黔国公。正统四年(1439)病逝于回师途中,赠定远王。沐晟继承父兄大业,雄踞云南,奠定沐氏在滇根基。

沐晟之子沐斌年幼居应天,由沐英三子沐昂接沐晟事,任总兵官职,继续行使全省军政大权,并传承子孙,至崇祯间的沐英11世孙沐天波,达二百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