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思考
深化制度型开放 把昆明市打造成为我国内陆开放的新高地
发布时间:2020-02-05 13:59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市政府参事 陈铁军

昆明在我国“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明显的优势和良好的条件:独特而重要的区位,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与周边国家互利合作关系良好。经历多年对外开放,昆明市取得一定成绩,但从总体上看,开放程度还比较低,开放的空间受限,对外贸易规模小,大通道发挥的功能有限,昆明市对“一带一路”的贡献不大。当今,我国的内外部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从国内环境看,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不平衡、不充分还集中表现在我国西部地区的对外开放的不平衡、不充分。从国际环境看,国际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世界经济进入长周期调整,中国对外开放已进入由器物层面转变为制度层面,即由商品、要素流动转变为以规则、制度开放为基础的新阶段。 昆明市如能抓住机遇,深化制度型开放,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将能提升其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打造成我国内陆开放的新高地。

一、抢抓制度型开放新机遇,重塑全方位开放新格局

昆明对外开放的格局太小,自我陶醉在“辐射南亚、东南亚之中心”,制度型开放,要去适应变化而不是适应现状,要对不适合时代要求的事物进行深刻的、多方面的调整。开放的空间、水平程度决定着发展的空间、水平、速度、质量和后劲。要摆脱传统路径依赖,跳出固有思维,尽量规避在短期内难以破解的难题。把制度型开放作为推动全方位开放的主线,重新理解昆明在中国、在东南亚、在亚洲的定位,找准自己的发展位置和发展道路,构建更加开放包容的制度体系,重塑区域发展新格局,推动昆明由“一带一路”的边缘角色进入到核心角色。

制度型开放呈现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特点,昆明要加快制度型开放,形成新的制度开放红利,借助开放推进改革,以开放促进发展。一是从开放的空间看,不仅是向周边国家开放,更多是要向发达国家开放,向欧美日、港澳台开放;不仅要开展南南合作,更要开展南北合作;争取在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高水平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二是从开放的领域看,不仅注重生产领域的开放,更要注重服务业的开放;不仅注重“走出去”,更要注重“引进来”;着力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健全开放型经济安全保障体系。三是从开放的层次看,不仅要实施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更要实现规则等制度型开放;不仅实现对物的开放,更要实现对人的开放,不仅注重基础设施等硬件建设,更要注重对标、对照国际先进规则的软件建设;在营商环境等方面深化改革,构建更加开放包容的制度体系,形成参与国际竞争合作的制度型新优势。

二、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重塑产业分工新格局

产业结构不合理,一直是制约昆明经济发展速度和质量的主要症结。产业发展长期依靠传统优势产业,将传统优势产业扩大规模,已陷入比较优势陷阱。低价竞争,全部经济活动被置于产业链的中低端,初级产品占大头,原字号产品居多,深加工产品少;后续产业没有跟上,整个产业链甩在省外。长期以来,我国实施的“梯度推移”发展,西部地区只能承接东部地区转移的过剩产能。昆明市被国家定位为承接东部沿海地区产业转移的城市,但转移过来的大多是产能过剩的“五低四高”产业,即低成本、低技术、低价格、低利润、低端市场;高能耗、高物耗、高污染、高排放,进一步加强了昆明的产业链、价值链的低端锁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制度型开放使我国东西部地区开放处于同一起跑线。昆明市的出路在于高质量的开放,要突破长期依赖国内过剩产业转移的路径,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吸收借鉴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正确处理原始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关系,在绿色能源、绿色食品、绿色健康等领域打破传统体制的垄断,从减税降费到提高投资便利化水平,以高质量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借鉴和复制上海自由贸易区的经验,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外商投资管理新体制,推动规则等制度型开放,推进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特别是在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装备制造等产业直接引用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改变昆明长期以来只能提供原材料和初级产品产业分工格局,推动价值链从的中低端向中高端延伸,更深更广融入全球产业链。

三、建立服务业扩大开放先行示范区,重塑区域发展新格局

当今,中国已进入消费经济时代,中国正在从世界工厂向世界市场转变。消费连续5年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201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76.2%,其中,服务性消费占了近50%。服务消费比重持续提高,旅游、文化、教育、养老等发展迅速,发展型、享受型消费需求增加,很好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中国是个近14亿人的大市场,发展潜力大、内生动力足,每个人的消费需求背后,都蕴含着巨大商机。消费将继续发挥经济增长主引擎的作用,不仅会进一步降低中国经济的对外依存度,而且能够以消费升级带动转型升级。服务业开放是昆明对外开放的一块短板,也是昆明的优势,从长远看,谁拥有了这块市场,谁就拥有未来。

过去,昆明的开放受制于地区边远、交通落后等因素。现在,网络交流的便捷性和低价航空的大范围普及,地理距离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互联网更让空间不再是掣肘。昆明要抓住机遇,改变过去主要靠优惠政策吸引外资的老路子,转向更多靠改善投资环境引资引智引技的新路子。应用全球最高形态的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缩减服务业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加大在教育、医疗、金融、地产、养生、养老等高端服务业的开放。主动扩大优质服务进口,加速国际高端服务资源集聚,形成服务贸易为主导的格局。利用昆明邻近多国,辐射面广的优势,引进世界一流的大学、科研机构落户;利用昆明绿色、生态、宜居的优势,引进世界高端的医疗、养老、养生、健康机构入住。把握消费升级方向,培育消费新增长点,培育服务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形成开放层次更高、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

四、设立旅游开放试验区,重塑沿边开放新优势

昆明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往来是靠陆上通道连接,从现代运输方式的比较来看,海运的优势是不可比拟的。海上运输成本是铁路运输成本的三分之一,铁路运输成本又是公路运输成本的三分之一。以公路运输为主,不仅运输周期长,物流成本高,货物破损率高,而且不能运送超大、超重件,经由云南边境的大规模经贸并不经济。所以,大通道并没有带来大贸易、大物流、大通关、大开发、大旅游。当前国际经贸规则面临大调整、大重塑,我国以商品和要素为主的开放红利已经释放完毕,呼唤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中国正在从货物贸易大国向服务贸易大国转变,昆明要改变以货物贸易为主导的模式,转变为以发展旅游业、服务贸易、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

昆明打造世界一流的旅游胜地的物理条件已经具备,关键在于是否融入国际旅游市场,出路在开放。邻近的周边国家城市,如曼谷、清迈、琅勃拉邦、暹都已经是国际旅游城市,每年吸引大量的欧美日游客,国际旅游合作可把这些城市串起来。昆明走以旅游为重点推进国际化的发展之路,加快旅游软硬件国际化改造步伐,按照“服务高于周边、门槛低于周边”的要求,全面提升旅游开发开放水平。一是免签证,加大国际旅游集散地建设力度。可借鉴海南国际旅游先进经验,对更多国家的游客,无论是有直达昆明或中转,可以使用免签政策。二是零关税,拓展旅游消费发展空间。实施更加开放便利的离境免税购物政策,实现离境旅客全覆盖,提高免税购物限额。三是引外资,支持世界各国在昆明设立独资或合资的旅行社,打通连接东南亚国家乃至世界各国的旅游市场。

注释

[1] 何立胜《制度型开放:全面对外开放的新阶段》《学习时报》2019年01月16日

[2] 李 拯《中国经济的深层优势》《人民日报》2019年0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