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拾萃
【建馆十周年专稿】东汉时期陶塑艺术的形式与审美特征
发布时间:2019-11-01 10:28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李艾东

汉代十分重视艺术的教化功能,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艺术的发展。“汉武帝创置秘阁, 以聚图书,汉明雅好丹青,别开画室,又创立鸿都学以集奇艺,天下之艺云集。”[1]可见当时对文化的重视及艺术的繁荣。从已经出土的汉代的壁画、画像石、画像砖、陶塑等等可以看出 ,汉代的艺术题材广泛、风格多样、形式丰富。有自由、夸张、富于想象的表现手法,又富情节生动的节奏感、韵律感。绘画中多用线面造型,这与当时书法的发展有直接的关系。汉代章草 、隶书、行书、楷书、今草等都已达到了成熟的水平。同时汉代音乐的空前发展,对陶塑艺术 表现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楚歌广泛北移,与中原音乐交流融合;西域音乐及乐器的传入,更丰富了音乐的多样性。“武帝‘ 立乐府,采诗夜诵,有赵、代、秦、楚之讴。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多举司马相如数十人造为诗赋,略论律吕,以合八音之调。’这里,乐府的前身是刘邦的 以一百二十八人歌《大风》之举,而此时乐府多达八百余人,专门采集全国各地的民歌和民间乐曲。”[2]东汉数量众多的陶塑说唱俑及杂技俑与其有直接关系。

16-期参政咨询-印刷OK(29-32P为彩插)(4)

冬至

一、朴素浓郁的生活气息

东汉的陶塑,表现内容及题材极其丰富、形式非常自由,堪称汉代艺术的高峰,主要有以下几个类别。 

(一)人物 

已出土的大量东汉时期人物陶塑,与秦及西汉的陶塑有很大差别。东汉的人物陶塑多为表现日常生活场景,虽也有兵士俑,但在数量和艺术水平上都不及秦。这些人物题材的陶塑作品反映的是东汉时期人们的日常生活及社会活动。涵括的内容非常丰富:如四川出土的持锸执箕俑,真实的反映了当时的农耕劳作;四川新津出土佩刀执锸的部曲俑,为我们展现了当时的庄园经济;四川新津出土的背儿捧箕俑、彭山出土的哺婴俑、新都出土的持镜执鞋俑、河北內丘出土的抱婴举灯俑等再现了当时农妇的生活场景;山东高唐、河北石家庄及四川重庆出土的庖厨俑、河北內丘出土的舂米俑生动的表现了居家生活;河南洛阳出土的各种乐舞杂技俑、灵宝张湾出土的绿釉六博俑、四川资阳出土的吹笙俑、成都天回山出土伴唱俑与坐式说唱俑、郫县宋家林出土的立式说唱俑等展示了人们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由河南南阳出土的针灸陶人则可见当时医术水平之 进步。 

(二)动物 

东汉时期陶塑动物的塑造也相当成功。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各种动物如猪、狗、羊、鸡等都被塑造了出来。这些动物的尺寸普遍偏小,与人物的塑造不同的是,动物陶塑多用写实的手法表现,不同动物的特征、神态被刻画得十分生动,即使同一动物,也表现了不同的动态、神情及性格。如各式陶狗;有的伫立静听,体型瘦小,四足平齐,似在思考等待;有的体型肥壮,健壮有力,尾部斜伸,竖耳长鸣,四足迈开前行,肌肉的表现让人仿佛能感受到它流动的血液;有的昂首正立,尾巴翘起略曲,张口而吠,似守家之犬见生人之状……不同狗的神态被刻画得淋漓尽致。再如体肥短尾的羊,回头看着后面,张着嘴叫,似在呼唤后面的小羊;低头垂身的陶猪,略去双腿,使猪身紧贴地面,长嘴前伸,似在地面拱泥觅食;张翅护雏的母鸡,昂首展尾……这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动物形态,形象真实,瞬间的动态被凝固成永恒,每一件每一组都在叙述一段 精彩的故事。 

(三)杂件 

东汉时期除了出土的大量陶塑的人物动物外,还有许多生活中的其他物品,包括建筑模 型、水利设施、建筑瓦当等等。如广东佛山出土的插秧运肥陶水田模型,大理市出土的庑殿顶楼阁式陶房屋建筑模型,湖北孝感云梦出土的陶楼,甘肃武威出土的住室院落,广州出土的陶住宅、楼阁、陶船等。人物、动物及这些生活中的其它物品为我们再现了东汉社会的生活场景,当时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从不同的角度有所展现。 

从气势恢宏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到汉代极具生活气息的写意陶塑,由静穆庄严的浩然大军到活泼明快的生活情趣,汉代的陶塑艺术有了新的形式语言及审美特征,特别是东汉的陶塑艺术形式已脱离了秦的影响。 

16-期参政咨询-印刷OK(29-32P为彩插)

说唱

二、夸张、写意的艺术手法 

东汉的陶塑艺术高度推崇自然美,大量从生活取材,利用夸张、自由的表现手法,把生活情趣表现得淋漓尽致,它的艺术性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传神;二是简练、概括不拘小节。 

汉代出土的陶塑种类丰富,凡当时生活中有的,几乎都被用陶塑造了出来,侍俑、文吏俑、骑马俑、骑象俑、各种动物及陶塑的楼房、农田、庭院等生动地再现了汉代的生活。西汉还有秦俑风格的延续,至东汉时这种生活气息已非常明显,从动态到神态都非常精彩。这些带有生活气息的陶塑传达了当时人们乐观向上的精神状态。东汉出土的乐舞百戏俑数量多,俑的造型丰富,大致可分为舞蹈俑、乐俑、伴唱俑、百戏俑四种。乐器多以排箫和埙为常见,鼓、瑟等次之。人物则载歌载舞,神采飞扬,蔚为大观。 

西汉时期是汉代艺术的过渡期,有秦俑庄严肃穆的痕迹,形体比较高大,注意细节的刻画,但在形式上已有所改变。发展至东汉,大量生活题材的陶塑作品出现,人物造型多是生活中常见的动态,尺寸普遍偏小,多注重动态、神情的表现,对面部细节不做过多刻画,写实性减弱,注重神韵,有时甚至故意夸张某些部位,使形象更加生动。如1997年洛阳偃师北窑出土的伎乐俑,高9.5~14.5厘米,由2件舞俑、5件乐俑、1件杂技俑、1件滑稽俑等11件俑构成。作倒立的杂技俑及舞俑、滑稽俑处于场面的中心,其它俑环绕四周,整个场面欢快热闹。倒立俑双手着地,双腿微曲,着重动态刻画,面部概括处理;滑稽俑上身裸露,腹鼓,右脚抬起,左手曲于腰侧,上身左侧,头略右转,张嘴咧笑,面部表情夸张;舞蹈俑宽袖长袍,左腿前弓,右腿后蹬,身向前倾,双手一高一低向上略曲,面部五官作模糊处理。这组陶塑整体造型简洁明快,生动,不求细 节,但求神韵。这种概括简练的表现手法被大量运用在人物陶塑上。虽然动物陶塑多有写实的手法,但依然强调表现动物的神韵及夸张、写意的特征。 

三、生动的叙事情节 

东汉陶塑十分注重情节性,无论是人物还是动物,都重视动态、神情的刻画。不仅有单个的,更有许多以组的形式加以表现。这些陶塑一一展开,如一个个故事娓娓道来,精彩纷呈。数量众多的伎乐俑呈现出一派歌舞升平的气象;透过对弈俑仍可见当时紧张角逐的场面;手持簸箕的人们仿佛穿越千年捎来清新拙朴的农家气 息;哺乳的母亲对怀中幼儿的爱怜与今天并无二致;母鸡勇敢而骄傲的守护自己的雏儿;羊儿亲昵的呼唤着自己的孩子……最平凡最朴实的往往最能打动人心,每一件都具有东汉陶塑艺术史中极富表现力的叙事情节性,不能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带来无限的遐思。

通过以上对东汉陶塑艺术形式与特征的分析可以证明:东汉的陶塑艺术以其朴实的气息,真实、生动的生活细节,高度简练的造 型,夸张写意的表现手法,把汉代艺术阐释的具体而传神。它不拘泥于细部形体的刻画,而是高度重视传神及叙事表现,其在动物塑造上既表现出的写实能力,与在人物塑造上体现的写意、夸张的艺术组合形成强烈反差,说明东汉陶塑艺术在中国雕塑艺术中所具有的艺术价值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看似随意性的表现、对于对象显著特征的强化,带给作品“笔不到意到”的效果。这种独特的陶塑艺术语言,表现力之强已成为汉代陶塑艺术的典型形式与审美特征。

注释: 

[1]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一《叙画之兴废》,《丛书集成》(初编)本。

[2] 敏泽:《中国美学思想史》,湖南教育出版社,2004年6月版,第3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