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拾萃
【建馆十周年专稿】唯美大师陈崇平
发布时间:2019-10-23 10:14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王晓洁

陈崇平,浙江宁波镇海人,昆明师范学校毕业后做过老师、文化馆馆长。虽然没有任何科班美术背景,但其作品却数次远渡重洋参加各种国际画展,个人作品不仅入选各类全国发行的美术画册,单是他的个人画册就再版两次,出版近万册。 

2012年仲夏,为庆祝昆明市文史馆成立3周年而举办的馆员书画作品展在云南省博物馆拉开帷幕。上百幅馆员书画作品引来上万市民的共赏。在画展大厅一角,有一双眼睛磁力般地把观众拉到她面前驻足。 

这与其说是一双女人的眼睛,不如说是一双女神的眼睛。她太唯美了,纯洁无暇却美丽惊艳。与这双眼睛对视,你的心灵顿时感到被一种力量轻轻地敲打了一下。 

16-期参政咨询-印刷OK(29-32P为彩插)(2)

重彩画《晨妆》

这就是昆明市文史馆馆员、画家陈崇平重彩画的魅力。 

法国雕塑大师罗丹在《论艺术》一书中说:“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 

发现美并艺术形式表现美,是陈崇平致力一生的追求。美术界评价陈崇平是唯美主义,他自己似乎也默认了。因为他的画无论是人物还是风景,都让人强烈感到“美不胜收”。 

陈崇平说自己是“草根”出生,一生都与高等学府无缘。这也许就是他的作品从不“循规蹈矩”的重要原因。对他这样一个从未进过美术学院的画家来说,天才+勤奋是成功的最大秘诀。

陈崇平自小喜爱画画,在师范学校上学时,有幸遇到陆宇飞和江焕堂两位启蒙先生。后来他又受到著名水彩画家林聆先生的影响,对水彩画情有独钟。加上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昆明,俨然就是一副绝美的风景画,尤其是浩渺的滇池海埂,更是水彩画家的天堂。陈崇平一头扎到大自然中,用画笔纪录下淳朴自然的春城之美。 

陈崇平回忆起那时的艺术生涯,虽然条件很差,几十元工资要养家活口,还要挤出微薄的薪水买水彩颜料,所以很乐意帮政府部门画宣传画,虽然没有报酬,但剩余的颜料可以归自己所有,他已经很满足了。 

陈崇平对欧洲印象派的最初接触是上世纪70年代初。一次他在一个朋友家偶然见到西斯莱画作的挂历,便如获至宝,反复研究。印象派作品对他后来的创作有很大影响。80年代起,他对人物造型、历史背景、服饰、人物表情特征的认知和表现更深入了。90年代后,陈崇平对水彩画的探索进入了新的阶段。这时期世界的美术资料渐渐出版了许多种类,他开始关注怀斯的色彩、席勒的线条、林风眠的造型,还有俄国的弗鲁别尔、法国的莫罗、奥地利的克里姆特等。在绘画理论上不断探索、交流,创作出一批独具特色的风景、花卉、人物作品。 

90年代初,云南重彩画的创始人丁绍光、蒋铁峰的作品在美国受到热捧。作为重彩画的发源地,云南一批重彩画家也在本土崭露头脚。陈崇平也是此时涉入重彩画,尝试着在吸水性很强的高丽纸上描绘和试验各式各样景致人物,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陈崇平的重彩画从一开始就没有复制丁、蒋重彩画派的风格,而是以自己擅长的西方古典写实手法,借鉴重彩画的材料、色彩、笔法, 创立了一整套“陈氏”画风——唯美高雅美轮美奂的古典主义的人物写实,叠加印象派绘画追求的色彩和主题对光影的绚烂重现。 

尽管重彩画市场近年来已被少数唯利是图的画家扰乱,复制品满天飞。但陈崇平却平静淡泊地在他的画室中坚守自己的唯美主义。 20多年来,他的重彩画独具风格,被公认为现代重彩画的领军人物。他坚持以女性人物为核心,唯美写实地用人物的民族和宗教背景表达自己的人文主义理念。 

16-期参政咨询-印刷OK(29-32P为彩插)(3)

重彩画《遐想》

陈崇平说他的作品之所以少女为主,是因为少女代表一种最纯粹、最高洁和最唯美的化 身。陈崇平画中的少女多为云南少数民族,每一位少女都表现出东方女性的柔美气质,而让人无法忘怀的是她们的那双眼睛。一双双纯美静谧的眼光中却有一丝淡淡的忧郁,让人对顿生一种怜爱,想要探究和保护她们。 

罗丹认为:“对于当得起艺术家这个称号的人,自然中一切都是美的——因为他的眼睛大胆接受一切外部的真实,又毫不困难地像打开的书一样,懂得其中内在的真实。”几十年来,陈崇平走遍了云南少数民族村寨,他用艺术家的眼睛读懂了真实的女性之美,在画作中传递出了他心中的少女那种纯洁、恬静与忧郁之唯美,让人沉迷于她们没有沾染一丝尘世污点的眼光之中,欲罢不能。 

纵观陈崇平的重彩画、水彩画、油画原作,可强烈的感受到画家对唯美主义的追寻,仅听听名字就触摸到他画中的唯美——《秋睛》、《格桑花》、《祈福》、《汉砖碧玉》、《古格王朝遐想》……陈崇平用完美的写实风格,把印象主义的装饰风格自然地契合融入画作的情景当中,成为表现唯美中的唯美——女性与母性重叠在人间最单纯、温情和美妙的时刻。 

陈崇平创作的《尼玛》诠释他心中的唯美女神。画面是一个坐在兽皮坐垫上的藏族少女,她身着的用兽皮制作的服饰和身旁的波斯茶壶,与她身后混沌的日月天空的背景,让人仿佛回到了没有争吃打闹的远古,而少女高雅的面孔和一双宗教般神圣与宁静的眼睛,则让人似乎看到希腊女神雅典娜的优雅,少女让人欣赏到宝石的光芒……。 

相信这就是陈崇平心中的女神。 

唯美是陈崇平理想主义艺术家的风格,欣赏他的作品仿佛是经历一次灵魂的洗礼,他笔下的唯美少女就像一面镜子,让每个观众面对一双双纯净无暇的眼光,会不由地反思自己的灵魂。 

陈崇平就是用他那双的神奇之手,在不经意之间把世间的美呈现给我们,成为我们重新审视现实价值的支撑点。 

 陈崇平并没有满足今天的成就。他说:艺术永远达不到彼岸,所以画家心中永存着希望,永不满足当下,永远在追求艺术的路上,这就是艺术的境界和享受。 

正因如此,年近80岁的陈崇平依然还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