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建言
保护和重建昆明抗战历史文化名城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8-07-30 15:59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昆明市是我国首批公布的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历史文化名城是“保存文物特别丰富,具有重大历史文化价值和革命意义的城市”。首批进入历史文化名城的城市,有的是古代都城,有的是古代政经重镇,有的是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地,有的存有珍贵文物遗迹,有的因风景名胜和重点建筑而著称。昆明是属于最后一类。历史文化名城一直是昆明的一张名片,

是昆明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窗口。多年来,中共昆明市委、市政府按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职责,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做了大量工作,积极立法定规,2004年,昆明市出台《昆明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2017年1月昆明市人民政府下发《关于加强昆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管理的意见》,近日,市政府常务会又决定成立昆明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和专家委员会,王喜良市长亲自担任委员会主任,两位副市长任副主任,市政府秘书长、两位副秘书长及市级17个委办局,20个县(市)区、管委会的主要领导担任委员,市规划局专门负责日常工作。这个重要决策对进一步加强我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管理工作,为推进我市历史文化城市品牌建设,擦亮昆明历史文化名城品牌具有重大意义,对推进昆明市历史文化城市品牌建设具有积极影响。然而,不容忽略的一个现实是,昆明与全国许多城市一样,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观

念和认识经历了一个渐进过程,有过惨痛教训。在过去的20多年中,昆明市城市化快速推进,尤其是随着旧城改造的步步深入,《昆明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中明文规定的“昆明旧城格局和具有传统风貌、历史文化特色的街区、民居和其他建筑物”没有受到法律的保护,直接的后果是老昆明城的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也被拆得七零八落,昆明1250年的历史文脉被割断了,历史文化名城的光环黯然失色。今天,昆明市人民政府成立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虽然是亡羊补牢,但我们认为其意义重大。与此同时,我们坚持一个观点:历史文化名城只是被动地保护是不够的,发掘和弘扬历史文化资源,也是对历史文化的一种积极保护。我们认为,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不是静态的,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的职责,除了对原有的历史文化资源进行保护外,还应对隐形的历史文化资源进行发掘,才能丰富和完善昆明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

一、 昆明抗战历史文化亟待发掘和光大

因为历史原因,云南抗战历史的发掘性研究时间不长,而全国对云南抗战历史的认知,主要聚焦在滇西抗战和中国远征军作战,我省历史学界对云南抗战历史的研究,主要着力点也是在滇西,昆明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一直未被重视,昆明地区在抗战期间发生的历史事件也很少有人去做发掘性研究。

近一两年来,“昆明抗战”才作为一个特定的历史文化概念被学者提出,但直至目前,无论政府部门或是史学界,对昆明抗战史的关注点,主要放在西南联大,昆明为抗战胜利所做的贡献,昆明的抗战历史文化的辉煌很少被学界和媒体提及。

二、 昆明在抗战中的重要历史地位不可忽视

今年4月,昆明市文史研究馆成立重塑昆明抗战历史文化名城课题组,充分发挥文史馆员在史学研究方面的影响力,对未被发现和正在消逝的昆明抗战历史文化进行了发掘性调查研究。课题组通过调查和发掘昆明抗战遗址遗迹,对昆明抗战历史文化的厚重及辉煌有了新的认识:

(一)昆明是《国歌》作曲者的故乡。

1 9 3 5 年由昆明人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一度成为鼓舞抗战“八百壮士”士气的战歌,成为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号角,号召“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用血肉和心灵捍卫着自己的领土。1949年10月1日,在开国大典上,该曲作为国歌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响起;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正式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为《义勇军进行曲》。

(二)昆明是中国革命重要的战略转折要地。1936年,中央红军长征进入昆明,在寻甸鲁口哨发布《万万火急渡江令》,在禄劝群众的帮助下,顺利从皎平渡渡过金沙江进入川北,保存了红军主力,为后来实施北上抗日战略奠定了重要基础。

(三)昆明是抗战时期中国唯一连接世界的物资通道和大后方,是亚洲战场重要的物资集散地。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日军的封锁,英美援华物资都是通过缅甸由滇缅公路运到昆明,再分转到各地。滇缅公路被日军截断后,1942年3月,中美合作开辟了从印度阿萨姆邦至中国的驼峰航线,将大量的物资空运到昆明再转运各地。昆明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承载了多个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

(四)昆明是抗战时期重要的军事指挥中心。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昆明在抗战军事战略中的地位更加突出。昆明是抗战大后方,同时也是抗战大前方。昆明不仅要抗击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还要策应和支援滇西和滇南战场,并且是整个滇西战场和远征军出国作战的战略后方和指挥中枢。随着战事的进展,昆明集中了相当一部分军事指挥中心,如中国远征军总司令部、远征军战略反攻基地、驻滇美军基地、中国和国际反法西斯战场的集合地等。

(五)昆明是抗战期间中国最大的交通运输中心。自1938年起,以昆明为起点修建了滇缅铁路、昆叙铁路及大量机场、史迪威公路、中印油管等,与滇越铁路、驼峰航线一道,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物资运输枢纽,是连通国际航运线,疏散华东、华南前线的物质及援华物质的交通要道。

(六)昆明是抗战期间与陪都重庆并行的重要的军工工业中心。抗战爆发后,一大批军工、重工业企业从内地南迁昆明。彼时昆明形成了马街、海口、茨坝、安宁四大工业中心,为中国发明制造出第一台望远镜、第一根电线、第一辆组装汽车、第一炉电力炼制的钢水。昆明生产的枪弹、炸药直接送往前线对日作战。迁到昆明西郊昭宗村的空军第一飞机制造厂,研制出双翼轻型飞机20余架、双翼战斗机30余架,有力地支持了抗战。

(七)昆明是抗战期间全国重要的教育中心。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组建的西南联合大学,1938年始南迁长沙,再迁到昆明,直到抗战胜利。西南联大在昆的8年,名家荟萃、大师云集,昆明为国家保留了一批民族精英——陈寅恪、冯友兰、闻一多、朱自清、沈从文、钱穆、吴宓、刘文典、傅斯年、潘光旦……联大师生中后来有172人成为两院院士,不乏邓稼先、朱光亚、赵九章等“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也不乏杨振宁、李政道等诺贝尔奖获得者。

(八)昆明是抗战期间中国文化的中心。抗战爆发后,一批全国研究机构和文化精英也纷纷迁入昆明,“中央研究院”、“中国营造学社”等中国最权威的学术机构和最顶尖的建筑设计机构,以及建筑学家梁思成和林徽因、哲学家冯友兰,考古学家李济、董作宾,政治学家钱瑞升,语言学家王力,古文字学家陈梦家,文学家游国恩,古琴专家査阜西等名家搬进昆明龙泉古镇。而呈贡古城魁星阁,曾一度聚集了吴文藻、费孝通等一批全国著名的社会学和人类学者,并在呈贡完成了一批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基本文献。

(九)昆明是抗战期间中国重要的对外宣传中心。抗战期间,全国最大的对外发布抗

日战场战况的国际电台就设在昆明梁王山。

(十)昆明是抗战期间大后方的民主堡垒。 1 9 3 6 年 1 月 1 日,昆明学生响应“一二·九”运动,举行了“停止内战,团结抗日”为号召的大游行。此间,昆明各种爱国小团体联合组成抗日救国联合会、学生联合会、抗日先锋队等抗日团体,出版发行抗日救亡刊物,激发昆明人民的爱国热情。1937年,即便在抗日烽火之下,云南大学依然还进行了管理制度革新,成为昆明教育史、民主运动史、文化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迹。

三、 重建昆明抗战历史文化名城的几点建议

2017年,昆明市文史研究馆“保护和重建昆明抗战历史文化名城”课题组成员先后前往重庆、长沙,保山、龙陵、腾冲及昆明市内部分区县,挖掘昆明抗战历史,加强抗战文化建设,打造抗战历史文化名城方面所取得的成功经验开展了实地调研,汲取外地经验,结合昆明市情,课题组特向市政府领导提出以下建议:

(一)系统准确进行抗战遗址遗迹普查,全面掌握遗址遗迹情况。市政府主导作顶层设计,借助昆明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的平台,将保护和重建昆明抗战历史文化,列入昆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项目。(重庆经验是:市委、市政府2009年将重庆“中国抗战大后方工程”作为一个重大的工程来抓,将其定位为“国家战略意义的文化工程”。地方牵头,中央支持,规划先行,舆论引导,政策开路,专家操盘,制定《纲要》下发文件,组成专家团队系统调研。)调动委员会成员单位共同参与,由市文体广电局会同市文史馆和相关区县,借助本课题组已有的调查成果,在全市范围内做一次抗战历史文化资源普查,为抗战遗址保护工作提供实证材料和基础数据;规划部门据此制作一个昆明抗战历史文化名城的专项规划,以便突出重点,整合分散的资源;借助媒体舆论,营造社会氛围,引导全民关注和社会参与。

(二)对市域范围内抗战遗址遗迹进行立碑,大力申报文物保护单位。为昆明市域范围内所有的抗战遗址遗迹进行立牌,并对滇越铁路遗址、滇缅公路遗址、史迪威公路遗址、中印油管道遗址、飞虎队遗址、中国远征军遗址、龙泉古镇名人旧居遗址等重要抗战遗址进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同时对其他新发现的抗战遗址申报文物保护单位。力争将昆明抗战遗址保护升格为国家行动,争取得到省政府乃至国务院的重视和支持(重庆市经验是将重庆抗战遗址保护提升为国家行动,申报了200多处抗战遗址,经国务院审定,有77个抗战遗址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三)整合资源,打造昆明抗战历史纪念馆,重建昆明抗战胜利广场。

由市政府与省人大协商,利用胜利堂现有的空置场所,在现在的“抗战胜利纪念堂”内,建设一个昆明抗战历史纪念馆,常年向公众展示昆明抗战历史事件、重要历史人物,抗战时期昆明工业成就,以及昆明抗战遗迹遗物等。利用现代科技手段,以声光电形式进行场景再现。同时以现有的抗战胜利纪念碑为中心,重建昆明抗战胜利广场,建设一组昆明抗战雕塑群,使之形成以昆明抗战精神为主题的文化活动中心。

(四)拟定规划分步实施,强化保障真抓实干。

将昆明抗战历史文化保护专项经费列入年度财政预算,逐年完善昆明抗战历史文化名城建设,由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制定建设昆明抗战历史文化名城长期规划,各相关部门制定项目计划,分阶段实施,对昆明抗战历史文化进行深入发掘,通过文学艺术、影视网络、国际论坛等多种形式,传播昆明抗战历史,丰富昆明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

(五)申报一批昆明抗战时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抗战时期的昆明有很多具有历史意义的不为人知的文化遗产,如滇军军歌、军体操等。建议对挖掘出的这类具有代表性的非物质性的文化资源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留存。

(六)做好抗战遗址开发规划,充分发挥抗战遗址遗迹作用。

开展全市范围的抗战遗址遗迹调查工作,既是对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发掘和整理,也是在唤起全社会对抗战遗址的关切和保护热情与保护责任,同时也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很好的形式。

(七)以抗战为主题,利用重点抗战遗址打造一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及红色旅游主题基地。

云南是旅游大省,昆明更是云南抗战的中枢地带,在开展抗战遗址保护工作的同时,结合做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及抗战遗址遗迹旅游规划,设计抗战战场游、抗战遗址游等特色旅游线路,通过亲身体验,弘扬抗战文化,传播昆明抗战精神,增强民众爱国主义热情。

(八)整理抗战时期名人大家,建设昆明抗战名人雕塑群。

昆明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将抗战时期居住过35位院士、10余位文化名人的龙泉古镇重建项目列入关注重点,委员会有关成员单位和县区积极引导和监督开发商对该片区的开发。建议盘龙区政府收回现有的闻一多公园产权后,将该公园建设成龙泉抗战名人主题公园,在闻一多、朱自清故居内增设文图,使其成为昆明抗战名人堂;面向全国招标,在公园内建设一组昆明抗战名人雕塑群,凸显公园的抗战主题,营造浓厚的抗战历史文化氛围。(执笔:王晓洁  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