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思考
加速源能革命进程 提高经济运行质量
发布时间:2018-07-30 15:01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推动能源革命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和文明进步的重要动力。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能源结构以什么能源为主体,往往决定着其能源生产消费方式、能源利用效率乃至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我国能源革命目前还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传统能源产能过剩、可再生能源发展不足、能源系统整体运行效率不高等问题制约着我国经济发展。一煤独大的状况没有改变,清洁能源占比偏小。在今后的节能环保、绿色低碳新一轮全球竞争中,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将可能进一步拉大。

一、 我国能源革命已经滞后

在我国,能源领域的历史遗留问题严重阻碍了充分发挥市场潜能,严重滞后的能源领域市场化改革使得行政权力成为配置能源资源的决定性力量,市场难有作为。行政干预建立并维护行政性垄断和价格管制,市场的竞争机制和价格生成功能基本丧失,市场在能源资源的配置中无法起决定性作用,能源发展困境难以解决,能源革命步履维艰。

(一)传统的能源结构没有根本改观。长期以来,我国能源发展布局形成了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北煤南运的能源格局和流向。1978年以来,煤炭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长期保持在70%左右。到目前,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仍占70%,石油天然气仅20%。整个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占90%,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5%。而我国以燃煤为主的电力生产格局多年来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与发达国家普遍进入油气时代、可再生能源时代相比,中国要建立低碳、绿色、环保的电力生产结构,还亟需加快能源革命进程。

(二)能源结构带来的环境污染日趋恶化。近年来,我国部分地区雾霾污染呈加重趋势,雾霾天气几成“常态化”,其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影响之广、损害之重,均刷新了历史记录。中国是世界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约占全球的9%,而煤炭在我国能源消费总量和增量中占主导地位,是造成我国大范围雾霾污染、生态环境恶化的主要根源。我国85%的二氧化硫、67%的氮氧化物、70%的烟尘以及8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都来自于燃煤,其对经济社会、生态环境和人民健康的影响难以估量,整个社会已经为能源造成的环境污染付出了高昂代价。

(三)清洁能源发展受阻。能源革命,最核心的就是以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但这一替代的进程十分艰难。例如,云南省已率先实现了能源革命,截至2016年,云南电网发电装机总容量突破8000万千瓦,其中:水电装机5901万千瓦、风电装机682万千瓦、光伏发电装机192万千瓦,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达到了84%。但我国电力产业整体市场化程度不高,云南的清洁能源不能充分利用,弃水、弃风、弃光现象时有发生,窝电和缺电并存。是什么让奔腾的江水被平白放掉?弃水怪象背后有着怎样的利益纠结?

二、 我国能源革命滞后的深层原因

我国的电力行业是在计划经济时代通过各种价格扭曲和政策补贴优先发展起来的,这在客观上要求政府以行政性垄断的方式对其进行补贴性保护。随着电力供需矛盾缓解,仍然没有对能源领域的各种问题进行深入改革,保留计划经济体制。中国电力行业逐渐形成一种集行业公共权力垄断、电力资源垄断、市场规模垄断、业务链条垄断、技术创新垄断等五重垄断于一身的超级垄断的业态。

(一)电力资源的垄断导致分配不公。云南省水能资源可开发装机容量有近亿千瓦,但已经被垄断集团瓜分完毕。水能资源开发虽然为云南的开发注入了资金,拉动了云南GDP的增长,增加了云南的财政收入,但同时也使云南地方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被打压,形成了挤出效应。资源垄断使云南广大地区的广大群众不能参与资源的开发,也无法分享开发带来的利益。垄断集团凭借权力,无偿获得资源的开发权,开发后把资源、能源拿走了,获得的是垄断利润,把移民贫困、生态恶化、环境治理留给了地方。

(二)电力产品的垄断导致电力价格扭

曲。在中国,现在唯一实行“统购统销”的就是电力产品。由于电网企业垄断电力上网权、下网权、调度权,以及上网发电企业的处罚权,资源地有关方面少有话语权,电力压价上网问题突出,水电价格尤显过低。云南是全国上网电价最低的省份,但并不是全国下网电价最低的省份,在对外低价输出的同时,却承受着高电价用电。西电东送有力保障了东部持续旺盛的电力需求,但云南的工业用户电价比全国高,使本地企业特别是部分资源型优势特色产业因电价相对较高而“用不起电”,丰富的水能资源得不到充分利用。

(三)市场的垄断导致电力配置错位。我国的能源体制,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丧失,资源产品价格发生扭曲。2016年云南西电东送电量1100.5亿千瓦时,首次超过省内售电量。已成为“西电东送”主干力量,占南方电网西电东送总送电量的三分之二,应该对云南产生了难以估量的经济效益。但由于电网企业垄断电力统购权、配售权和结算权,它垄断了电力市场。经济进入新常态后,主要能源消费地区电力市场空间萎缩,为保证本地传统电力企业的正常运转,对接受区外能源的积极性普遍降低,云南大量的清洁能源没有稳定的消费市场。

(四)电力体制改革走进“死胡同”。2014年国家发改委已批复云南省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的输配电价。但在现有的体制框架下,几次改革均以失败而告终。首先,能够进入电力交易市场的企业极其有限,有一定规模的大用户必定是大型国有企业,或者是垄断集团,只让少部分企业享受直购电政策,这对大多数企业是不公平的,受益的还是垄断集团,云南广大的农村、广大的地区,广

大的中小企业很难受益。其次,电力不仅是生产要素,还是百姓的生活必需品,能源革命产生的红利是不同行业、不同市场主体和不同人群利益的再分配,这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三、 以能源革命推动产业革命

世界能源发展面临资源紧缺、环境污染、气候变化三大挑战。推进能源变革改变能源供求格局,加快能源向绿色低碳转型,发展可持续能源迫在眉睫。能源革命,我们缺少的不是资金,而是全民的危机感与机遇感。一个控制不了自己能源的国家,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未来。未来经济竞争中,能源之争将占据非常重要的位置。我国可在新能源集聚区率先通过能源产业供给侧、需求侧、技术、体制机制的革命引领下一次产业革命。

(一)在推动能源供给革命上,加快能源产业转型升级。绿色经济是当前可持续发展的重点。我国向国际社会作出了碳减排承诺,资源紧缺、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的问题只有通过发展新能源才能解决。发达国家的实践和云南的资源禀赋都表明,发展水电是克服资源和环境约束的最佳选择。电力生产结构要适应绿色发展的挑战,一方面要搞新能源,实现主体能源更替和开发利用方式的根本性转变;加快清洁能源的开发利用,提高电力生产结构中清洁能源比重。另一方面要继续推进主体能源更替,下调煤炭的比例,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

(二)在推动能源体制革命上,全面深化能源市场化改革。我国电力能源产业未来最大的发展潜力,在于全面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依靠改革释放增长潜力。以能源体制改革释放能源革命的潜力,重中之重是破除能源领域的行政性垄断,能源市场开放,真正形成市场在能源领域的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局面。在破除行政性垄断之后,还原电力能源的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均可适时放开,有效发挥价格导向的作用,促进电力能源企业实现从计划生产向市场竞争的重大转变。深化改革虽然会给电力企业带来竞争压力,但也会倒逼新能源的发展,电力能源企业转方式、调结构,依靠技术进步、管理提升等手段赢得市场。

(三)在推动能源消费革命上,以新能源布局引领产业布局。云南水能资源丰富,但又远离电力负荷中心,长距离输电、电力损耗大,输配电成本太高。能源布局与产业布局错位,能源供给地与能源消费地错位,使能源送受地区之间利益矛盾加剧。云南要综合考虑能源资源禀赋、水资源条件、生态环境承载力以及能源消费总量,以新能源来重组云南的产业、就业、增长、经济扩张能力和生产力布局有三大利好——有利于减少电力大规模远距离输送、新能源的损耗与浪费,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有利于促进电力就地消纳,让西部地区的广大群众也能加入能源革命进程,分享到能源革命带来的红利;有利于能源节约集约利用和环境保护,减少长期困扰云南的弃水问题,提高新能源企业的赢利能力和增值能力。

(四)在推动能源技术革命上,以能源结构升级引领产业结构升级。电力企业作为能源转换行业,与上下游产业关联度大,应在积极推进电源结构调整的同时,结合企业实际情况和区域资源环境状况,积极推进产业一体化发展。能源产业是我国内需和创新的结合部,即通过促进关联度大的上下游相关产业协同发展,把新能源同汽车、建筑、新材料、大数据等其他领域高新技术紧密结合,以绿色低碳为方向,分类推动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把能源技术及其关联产业培育成带动我国产业升级的新增长点。例如,紧跟世界科技革命新趋势,把新能源与新材料结合起来,实行产业一体化发展,从而形成新能源和新材料相互支撑、相互促进的产业格局,既可为能源发展提供稳定的电力市场,增加能源企业的收益;也可为能够使新材料企业获得成本优势和比较优势,培育出我国新的战略性产业。(注:此文为作者参加国务院参事室、国家质检总局联合举办的 “走进质量时代”2017年国是论坛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