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建言
以产业国际化推动昆明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建设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8-07-16 18:26信息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是个综合体系,除了知名度、美誉度、基础设施、交通优势之外,还要有经济权重和支撑权重的国际化产业。产业的发展是否进入国际产业链,能否“走出去”和“引进来”,产业的影响力、辐射力、吸引力是不是国际化。近年来,昆明的国际化元素还在减少,2016年对外贸易额66亿美元,外贸依附度仅为10%;外商直接投资(FDI)7亿美元,而同期,重庆是25亿美元,昆明的国际化程度还有很大差距。


一、 产业国际化是推进昆明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建设的重中之重

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要有产业支撑,没有产业的国际化很难有城市的国际化。当前,全球的价值链和供应链已经形成,昆明要通过产业嵌入或跻身国际产业价值链和供应链来完成区域产业群与国际产业群的对接,使昆明的产业成为全球经济链条中的一个环节或世界经济体系的一个有机构成部分。

(一)参与国际分工,加速产业结构的优化。昆明有生物、水能、旅游、矿藏等资源优势,但这些优势都游离在国际分工之外。产业的国际化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资源配置最优、生产和提供最优的产品,能使昆明在全球价值链的分工中占据有利位置,由当前的低附加价值环节为主,向上下游高附加价值环节提升,改变产业发展有“优”无“势”的格局。

(二)跻身国际产业链,为经济转型升级提供新动力。昆明的产业一直在低层次徘徊,产业链短,只能提供初级产品和原材料,其深层次原因是远离国际市场,远离世界先进技术与先进管理。昆明产业结构只有在与他国产业结构互联互动、互利共赢中实现动态调整和升级,才能获得资源整合、要素配置效率和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所带来的全球共同发展的红利。

(三)融入全球产业链,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球产业链将推动发达国家与昆明在产业链上下游紧密合作。拥有核心技术、创新能力、先进服务模式的跨国公司位于全球价值链高端,能为昆明提供必要的资金、先进技术和管理、国际化人才。解决昆明新产品开发设计能力弱、高新技术产品比重偏低、部分产品质量性能不稳定、附加值低、环保标准低等问题。


二、 昆明市产业国际化的现状和问题

经济全球化的核心是贸易和投资的开放与自由流动。昆明利用外资总体水平不高,质量不优,规模不大,效益不佳。2016年,昆明的792户外资企业,亏损企业436户,占总数的55.05%。究其原因,既有周期性、结构性的因素,但更多的是体制性、政策性的因素制约着外资企业的发展。

(一)政府政策的“模糊、不持续、不透明和不可预测”性直接损害外商的一些权益。德国的梅塞尔格投资有限公司生产的产品已覆盖了云南70%的市场,每年交纳2000多万元的税收,成为我国西南最大的工业气体生产企业,但因承诺的土地、规划等不落实,导致企业还没有获得相关的生产许可证,面临随时被叫停的风险。

(二)政府对外资准入的限制过多,让外资望而却步。昆明利用外资总体水平不高,利用外资数量少,项目规模小,缺乏大项目支撑,特别是缺失能带动整个产业链的重大项

目,其主重要原因是存在一些市场准入壁垒,如电力、有色、化工等几乎是禁止外资企业进入的。还有对外商限制的产业,规定只能以合资、合作投资方式进入,并规定一定的股份限制比例。

(三)外企在昆投资的回报逐步减少,企业税赋加重。外商反映昆明减税降费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税赋占增加值的25%—35%,该抵扣的增值税得不到抵扣,加之名目繁多的收费使企业不堪重负。昆明春城湖畔度假村2007年缴纳土地使用税为100多万元,到2016年达1800多万元,不到10年增长了10多倍。

(四)昆明的投资环境对外资缺乏吸引力和竞争力。虽然昆明的硬件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国际城市间的竞争更重要的还是“软实力”的竞争。昆明市进出口加工区2008年封关运行,至今很少有人问津,而红河综合保税区运行不到两年就引进了大批高端企业;云南咖啡出口大量进入了重庆综合保税区,但却没进入昆明综合保税区。

(五)物流、用工、融资成本高,已严重制约外资企业的进入。发达国家的物流综合成本约占总成本的8%,中国占16%,云南占28%。云南省的物流是以公路运输为主,而云南拥有世界最高的汽油费和过路费,公路运输成本又是铁路的3倍。加之名目繁多的乱罚款、乱收费,使企业“无利可图”。

(六)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是昆明的“突出短板”。昆明的服务贸易发展有优势,但服务业市场开放程度低,50%的市场存在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许多有投资意愿的外资企业和先进的理念、技术进不来,与国际市场的联系被割裂,服务业的贸易逆差越来越大。旅游业不放开,人们跑到国外去旅游,健康产业不放开,人都跑到国外去养老养生。

三、 昆明市产业国际化的机遇和亮点

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不可逆转的大势,昆明要抓住机遇,采取提升全球产业链战略,利用外资在生产过程中较强的技术溢出效应,发展具有昆明根基、对未来国民经济发展起先导和支柱性作用的产业,率先在国际化进程中取得重大突破,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强、人强我优。

(一)抓住能源革命带来的发展空间,

打造聚新能源、新材料、新制造为一体的国际产业链。下一代的清洁技术和清洁能源,正在深刻改变着中国。昆明要充分发挥优势,以清洁能源支撑工业转型升级,引进高端水平的外资企业,围绕新能源,向前引进智力和技术、承接创新成果,向后改造传统产业,发展新材料、新制造等新兴产业,由中低端向高端延伸,由国内向国外延伸,形成循环、低碳、绿色,上下游产业链一体化国际产业链的发展模式。

(二)利用生物科技革命带来后发优势,

打造聚生物农业、生物食品、生物化工、生物医药等为一体的国际产业链。当今世界,生物科技引发了食品、医药、医疗、农业、工业等领域的深刻变革。昆明要加快生物产业国际化步伐,充分利用先进科技成果,发展生物农业,生物制造业,壮大生物食品、生物化工、生物医药、生物能源等新兴产业,实现生物资源大省向生物经济强省的新跨越。

(三)抓住全球服务贸易快速发展机遇,打造聚旅游、健康、养老等为一体的国际产业链。世界消费结构正由生存型向享受型、发展型升级,由物质型消费向服务型消费升级,由传统消费向新型消费升级。昆明应发挥旅游、大健康等产业得天独厚的优势,尽快与国际市场接轨,把昆明打造成为世界重要的旅游集散地、目的地;世界养生养老的理想之地和高端化、国际化、信息化、智能化的健康之都。

(四)抓住“一带一路”带来的国际空间,构建规模大、产值高、产业链长、子行业多、技术密集和规模效益明显的跨国产业链。“一带一路”是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扩大了昆明发展的国际空间,要抓住新机遇,形成新动力,由通道合作向产能合作跨越。例如,利用中缅油气管道,与缅甸、沙特等国合作,打造便利、高效、安全的能源供应体系,发展石油化工、天然气化工,形成从供应、存储、运输,到生产、销售、消费为一体的跨国产业链。


四、 昆明市产业国际化的建议和对策

外资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创造了我国近1/2的对外贸易、1/4的工业产值、1/7的城镇就业和1/5的税收收入,更重要的是加速了与世界经济的接轨。昆明市要高度重视产业国际化,发挥FDI在生产要素全球性流动与配置的积极作用,转变利用外资的方式,迅速补上FDI的短板。

(一)外资管理由市场准入限制向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转变。消除市场准入壁垒和消除投资保护主义,解除一些对外资的“桎梏”。充分挖掘外商直接投资的空间,特别是放开新能源、新材料、新制造、生物医药等领域外资股比、市场份额限制,形成利用外资从投资新建到并购、从合资到独资、从单个项目到产业链投资的新格局。

(二)引进外资由优惠政策向投资便利化转变。要加大与外资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外资项目由全部核准改为普遍备案加有限核准的管理方式,项目核准根据权限由国家和地方分别办理,备案全部由地方办理。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打造诚信政府,坚决兑现引资承诺,坚定外商在昆明的投资信心。

(三)外资项目由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为主转变。中国正从“世界工厂”向“世界市场”转型,要加快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积极开展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从特定优势出发,破除垄断,创新以气候引资、以健康融资等新业态,推动国外旅游、健康、养老、医疗、文化、教育等知名企业来昆投资与合作。

(四)对外开放由“单向”向“双向”转变。昆明迫切需要在更高层次上,寻求更加多元的对外开放新途径。既要融入陆上丝绸之路,更要融入海上丝绸之路。亚太地区整体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拥有较多高端生产要素和高端产业。要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机遇,依托港澳台,瞄准欧美日,加大引资、引智、引技力度,扩大开放型经济发展空间。

(五)利用外资由侧重增量向增量、存量并重转变。截止2016年,昆明累计实际利用外资133亿美元,盘活存量对引进增量十分关键。要在“降成本”上下功夫,解决制度性交易成本、物流成本、融资成本高和税费负担重等问题。还要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把用电成本降下来,既能把能源革命带来的红利发挥出来,又能解决清洁能源过剩的问题。(市政府参事 陈铁军)